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军转安置 军转考试题 军转安置新政策 自主择业 复员退伍 创业求职 军转考试 军转考试培训
北京
湖南
浙江
江苏
重庆
上海
山西
陕西
天津
河北
河南
山东
湖北
我要投稿
济南市2006年军队转业干部安置考试笔试试题含答案(一)
2012-03-14 11:34:46 来源:军转干考试培训网 作者:军转干考试培训网 【 】 浏览:3166次 评论:0

注意事项:

下列各项是对应试者阅读理解能力、综合分析能力、解决问题能力和文字表达能力的测试。请仔细阅读给定资料,按要求作答。

 

一、给定资料:

2006年8月11日,这一天是海淀区城市管理监察大队为期三天的联合整治行动的最后一天,也是这个大队海淀分队副队长李志强生命中的最后一天。

当日16时50分,在科贸电子商城北侧,李志强率领的城管队员们在集中打击无证商贩行动中,遇到了正在经营烤肠的无证摊贩崔英杰。城管队员随即没收了崔英杰的三轮车。正当他们准备撤离时,崔英杰手持切香肠的刀子,举刀猛刺副队长李志强的颈部,随后迅速逃离。李志强动脉气管被切断,最终因抢救无效因公殉职。他因此而成为了北京城管成立9年来,首位因公殉职的城管执法人员。

据了解,今年以来,北京市城管队员与商贩发生冲突,城管遭遇暴力抗法事件76起,共89人受伤。

从1997年北京市宣武区开展全国第一个综合执法试点到现在,全国已有80多个城市建立了城管队伍。但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一部专门针对城市管理综合执法的独立的法律文件产生。查阅北京城市执法局的文件汇编可以见到:1997年的第12号《关于在北京市宣武区开展城市管理综合执法试点工作扩大区域的工作的通知》,或是2003年市政管字第342号《北京市区县城管监察组织行使的职权》等文件。没有一个针对城管的专门和独立的法律法规。城管综合执法只能参照其他相关法律。

1996年颁布的《行政处罚法》,是最早肯定综合执法的法律文件。其第十六条规定:国务院或者经国务院授权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可以决定一个行政机关行使有关行政机关的行政处罚权,但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处罚权只能由公安机关行使。

接二连三的城管“暴力”事件报道,似乎向人们显示了中国城管日益陷入暴力冲突的怪圈。

3月13日,兰州。据《兰州晨报》报道,一位从临洮到兰州靠蹬三轮为生的小伙子,在兰州西站果菜副食批发市场附近遭到几名七里河城市管理执法局城管的殴打致使昏迷。

5月4日,北京。据《京华时报》报道,北京和义南苑北里小区,一名黑摩的司机在“逃跑”过程中,被紧追不舍的城管协管员用砖头拍中前额,造成头部凹陷骨折。

7月31日,深圳市。《南方都市报》报道,深圳市城管联动执法大队在龙华执法时,龙华街道办城管执法队数辆车卡死市城管执法车,质疑他们的合法身份。随后,6名市城管队员遭到30多名街道城管队员的殴打。他们的手被反绑在背后,裤子被当街扒下,并被扭送到公安机关,此事引起举国哗然。

8月12日,中央电视台“中国周刊”节目播出专题片《17秒的暴力》,讲述了8月4日下午,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骑着三轮车进入石家庄火车站广场拉客,违反了石家庄市相关规定,招致五六名城管人员的殴打。一位姓杨的女士用手机拍下了这17秒的暴力场面。


“我们也没办法,有规定就得执行,有法必依,他们违反规定,我们只能照章办事。”海淀区城管队员李伟说,当碰上骂人和围攻的情况时,“不强硬一点能行吗?”

今年5月,海淀区马连洼城管分队曾尝试过和外来经商人员举行座谈,进行沟通。北京城管局的数据显示,目前北京市城管执法系统有5000名工作人员,按照北京城市人口比例配比,每10000名市民配备的城管队员不足3名。让城管执法人员和所有的小商贩们谈心显然并不现实。

李志强死后,接受采访的北京市城管执法局宣教处处长郭勇说,“发生这样的事,一点也不意外,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就在李志强披授予烈士不久,8月23日,在北京海淀区大紫寺路上,一名卖西瓜的女商贩拿着水果刀挥舞着对前来查扣的城管队员大喊:“谁敢上我的车,我就捅死谁。”

尽管没有造成新的流血事件,但这一幕代表着,李志强事件决不会是最后一次。

8月18日中午,北京海淀的中关村街道旁,一排8个无照小贩在卖盒饭。云腾时代公司孙龙涛买了盒饭,他坦言对记者说,自己如果上班,差不多每天都会买小贩的盒饭。他公司的员工也大多如此。他说,虽然附近点子商城有吃饭的地方,但中关村这么多人,根本没法满足需求。他认为中关村一半的人都在吃无照商贩卖的饭。

一位来自山东的22岁刘姓摊贩对记者说,去年他被抄了8辆车,今年抄了2辆,罚了8次。他说海淀分队的城管很厉害。在被记者问到,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进市场去卖货时,他的22岁的老乡赵鲁说,市场进不去,摊位少﹑位置偏﹑摊位费太贵。

35岁的小贩王志军,在8月11日那天披抄走了卖水果的三轮车。失去车后,他捧着一个保温箱在买冰箱饮料。他说,并不是没试过干其他职业,但都不好做,比如去打工,老板有时会不给钱。

做无证商贩,风险如此之大,究竟收入几何?一些小贩向记者含糊地承认,一个月收入近2000元。而进入市场去做有执照的商贩,据北京市社科院管理所所长张耘了解到的情况,每月的摊位费,通常在1000到1500元

城市管理广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志愿者对记者说,“城管是一脚定乾坤”,就是抄摊儿。

城管队员王剀力(化名),在没当上城管队员时,看见过城管队员在街上抄摊儿。“我当时无法理解”,他说,“成桶的白米饭最后被倾倒在垃圾堆上。后来,当上了城管队员,没想到我也开始抄摊,我是不得已。但‘李志强事件’后,我现在很困惑。”王剀力的困惑,在城管队员中非常有代表性。文明执法,犹如秀才遇见兵,恐怕不能解决问题,只好“一脚定乾坤”,用城管们的话说,这是最高效率的方式。“身为城管,在其位谋其职,我没有选择。”王说。

而用海淀城管大队队长尹肇江的话说,北京有30万无证摊贩,而他们城管仅有5000人。“一个城管要面对60个无证摊贩,不想用暴力都难。”

1997年北京市宣武区城管监察大队成立时只有5项职能,但是9年过去,历经3次职能扩张。到2002年时扩大为8项职能105项行政处罚权。到现在,已经包括了13大类共285项行政处罚权。涉及范围之广,从市容环境到工商管理,从城市节水到公安交通,几乎无所不包。井盖丢失﹑下水道排水口堵塞﹑燃气管线漏气﹑违法停车﹑毁坏绿地﹑施工现场杨尘﹑黑导游等等各种杂事,都在城管的管辖职责之内。每当城市发展中出现了新的问题,城管管辖的范围就有可能扩大一次。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中国行政法专家马怀德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的记者采访时指出,现在城管成了矛盾的焦点,它集中体现城市化进程中出现的新问题。随着经济的发展,城市的规模在迅速膨胀,流动人口在不断增加,流动人口的子女的教育问题﹑最低生活保障问题﹑医疗问题,这些问题城管是解决不了的。城管的权利只是完整的执法权力中的一段,或者说末端的权利,就是处罚权。它没有前面的管理权。比如商业部门负责商业网点的布局,城管只负责取缔,没有执照就取缔。但有时候这种布局可能就不合理,比如

】 【打印繁体】 【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已有0评论 点击全部查看
帐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证码:
表情:
内容:
军转网友关注排行
军转安置
军转课程
军转备考
军转试题